• 《第四章》 第二天晚上,沈冰终于醒了,李小山稍稍松了口气。但沈家不依不饶,经过教育局和公安局的多次调节,都没有达成协议,最后交由法院裁定。 出事后的第四天,北方下起了第一场秋雨,飘飘洒洒,如烟如雾,无声地飘落在城市的楼宇上、甬路旁的草坪上,...

  • 遭遇憋纠记

    2018-12-08

    根据市作家协会的书面通知,一天上午, 龚先生如嘱前往市文联参加声誉鹊起的某青年作家作品讨论会。 龚先生属于自学成才的知青作家,常有作品见于报端杂志,至今已发表小说、散文、诗歌近70万字,在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气。但由于平时不修边幅,穿着随便,不讲究...

  • 闭眼恐惧症

    2018-12-06

    1. 默然身着蓝白相间的病服静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的金光洒进病房,在地上印下了一块明亮的金黄色,初春的暖光刺过依旧微凉的空气,给人一种寂寞的荒凉感。护士小姐细心地将饭一口口喂进默然的嘴中。默然什么也记不起来了,大脑中一片空白,仿佛是刚刚降生到这...

  • 那一天,传闻中午时分小城将有一场轻微的地震。没有人相信,也没有人恐慌。他们想,这怎么可能呢,我们这里几百年来从没有发生过地震。 男人是上午听到这个消息的,他笑一笑,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去了。他一直要忙到下午五点,即使午饭,他也会在办公室里简单地...

  • 奇怪的天窗

    2018-12-05

    我的故乡是一座拱桥卧波、民风淳朴的千年古镇。坐落在河网纵横、物产丰饶的鱼米之乡。一条汩汩流淌的运河,穿镇而过,将小镇分成南北两爿,斑驳陆离的石砌拱桥将对岸相连。河流既给小镇提供水源,又方便舟楫,加强了各地的货运往来,促进了古镇的繁荣。 小镇...

  • 她踮起了脚…… 叶明国身上肮脏的气味不知从哪里冒出来,瞬间袭击了她,接着她的双臂被叶明国死死地钳...

  • 有女人真好

    2018-12-03

    招娣认识孙忠有好些年头了。孙忠赶集卖鱼,经营鱼虾之类的海货产品。招娣经常买孙忠的东西,一来二去,两人就熟悉了,对孙忠的情况有个大致了解。孙忠今年五十多岁,老婆因病早早去世,撇下一个女儿小妮。后来,有人给孙忠介绍了个漂亮女人做老婆,真是憨人...

  • 第一章:木瓜树下 十一岁那年的夏末,蓝巷子约会了秋初,花果园万花齐放,我初遇了与我同年的白杞。 那天,父亲的生日聚会上,父亲的书房迎来了很多客人。听母亲说,大多都是父亲大学时候的师生朋友。门庭若市,有诗人,有作家,有画家,有编辑,有退休的老...

  • 伤痕

    2018-11-30

    “过去得过什么病或是做过什么手术吧?” 女人迟疑了一下,继而很坚定地回答,“都没有...

  • 《第十章》 李小山的突然离走,让方晴倍感蹊跷,她猜测一定是父亲从中做了手脚,于是大动肝火,扬言翻遍地球也要把李小山找回来! 两年后,方晴终于见到了李小山。此时,李小山的公司已经初具规模,人也变得自信干练了,让他更增添了一份男人的魅力。 可是,...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