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人: 来源: 雨露文章网 时间: 2018-12-27 18:29 阅读:
已逝去的那场春暖花开

  过去只能回忆,回不去。过去,却永远也过不去。  引子

  坐在梳妆台前,莫茵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柳眉紧皱,脸色显得苍白无力,嘴唇犯着浅紫,犹记昨晚,被胃痛折腾得身心疲惫。

  拿起摆在台前那张她与安雷的唯一的合照,相片里他们那甜蜜的微笑。如今,逝去了,已不在。

  《一》

  安雷,莫茵第一个爱上的男人,却还未等到两人连理结的时候,他却早已撒手人寰。

  忆起那天,安雷说带她去见他的妈妈,他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,莫茵早从同事那听说安雷的妈妈不是省油的灯,挑剔得要命。所以莫茵一直躲避,不愿见他妈妈。但扭不过安雷,只好盛装准备,希望能给安雷妈妈一个好印像。

  他们约在一家西餐厅里面吃饭。为表诚意,莫茵特地早到半个钟。

  没想到安雷跟他妈妈却姗姗来迟,莫茵枯等几个小时,一向有胃病的她,因为迟迟未进食而隐隐作疼。

  从坐下那一刻,安母的脸色一直都呈现黑色,莫茵知道自己是不合安母的意了。

  为了她爱的那个男子,她忍着,忍首安母的处处刁难,她对自己说,只是吃一餐饭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莫茵是一个柔弱但并不软弱的女子,她知道,再怎么样也要保持着冷静,不能在长辈面前失态。安母的一句“没教养”,彻底激怒了她,莫茵起身说身子不舒服,失陪了便优雅的离去,她的确不舒服,因为她的胃绞痛着。

  此刻莫茵多想安雷追出来,刻意放慢了脚步,就怕他赶不上自己。走了一段路,他仍然没有追来,莫茵苦笑着。人一旦站在亲情跟爱情之间,有多少人会舍去亲情成全爱情呢。

  莫茵不知道,当她坐上出租车那一刻,安雷已追了出来,只是他没看见,后面有一辆大货车来不及刹车而把他给撞飞出去。血模糊了安雷的眼睛,他看着那辆载着莫茵的出租车驰驰而去。

  当莫茵知道这一切的时候,安雷早已不在了,只留下满地忧伤。

  《二》

  “我说过我不闪躲我非要这么做,讲不听也偏要爱”手机里传来欧阳的专属铃声。缓缓按下接听键,那头传来欧阳宠沥的声音,茵茵,起床了,今天周末,等下我来接你一起海边玩。

  跟欧阳走到一起,是因为他长得跟安雷真的很像,第一次见到欧阳的时候,莫茵的眼里充满复杂。她想,也许上天把欧阳带到她身边,是为了弥补曾经留下的遗憾。

  莫茵喜欢看海,以前安雷没能带她去看,现在欧阳做到了。莫茵经常忘了吃早餐,欧阳知道后,总是贴心的每天早上买好早餐放在她办公桌上,她对欧阳只存在感激,而不是感动。

  莫茵知道自己很自私,她只习惯享受有欧阳的日子,却不曾去了解过欧阳,其实她跟本不喜欢欧阳,她只是在他身上寻找安雷的影子。

  她不知道这份自私能够隐藏多久,如果可以,她希望是一辈子。

  莫茵从没想过欧阳离开自己的生活会是怎么样,而这一天,提早来了。这天,莫茵的胃痛犯了,她疼得蜷缩晕倒在公司走廊那里,同事把她送到医院并通知了欧阳。当她醒来的时候,只看见好友菲儿在那里,莫茵问欧阳怎么没来。菲儿没好气的说,被你气跑了。看着莫茵一脸模糊,菲儿告诉她,她躺在医院的时候,抓着欧阳的手,喊的却是安雷的名字。菲儿还告诉她,其实欧阳一早知道,你以前有个跟她长得很像的男朋友,他一直知道你不喜欢他,但还偏要喜欢你,偏要爱你。

  原来,欧阳一直都知道,莫茵想起自己作了个梦,梦里有安雷,有欧阳,可是安雷不知道为什么离去,所以她叫着安雷名字。

  欧阳辞职了,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。

  《三》

  爱,是否等到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。

  在欧阳离开的第七天,莫茵发现,她开始疯狂的想念欧阳。

  原来,自从她的生活出现欧阳之后,她已经慢慢习惯了他的一切,也慢慢喜欢上那个叫欧阳的男子了。

  当爱已成回忆时,我们只能够祭奠那早已逝去的春暖花开。

  编语:爱上就勇敢去爱,不要让爱成为一种遗憾!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