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人: 来源: 雨露文章网 时间: 2018-12-27 19:17 阅读:
寂寞的女人,在深夜的晚上

1

我是在凌晨三点的时候,停止手指在键盘上的敲打的,然后冲了一杯淡茶,走到窗前,仰望远方,山峦的线条隐约起伏,夜如流岚,在明灭的灯火里悠闲地散步。星星是点亮夜空的灯,将一颗颗璀璨的梦嵌进酣睡声里。

我喜欢这样的夜,看着远方,所有夜色下的景物,都构成心底黯淡模糊的影像,在远远未到的黎明前,让思绪与一些风声彼此缠绕,蔓延。我会在这样的情景里感觉到一种沉醉的诗意,就如我手中的这杯茶,香气袅袅,韵味悠悠。

风铃的叮当声,清脆地在窗棂响起。一丝清凉的风从黑暗深处袭来,将这些铃声轻轻地裹了,拂过小屋四壁,悉悉索索地,便有些尘埃落地的声音。我回头看看,靠墙角的紫褐色的书架上,那只小花猫正缩头缩脑地爬在那里,看到我在盯它,急忙掉头就走。

看着那小东西瞬间消失在某一个角落,我不禁哑然失笑,难道它也是耐不住寂寞,来啃噬那些文字里的墨香吗?

书桌上,几线昏暗的灯光,如恹恹欲睡的眼睛,疲惫地躺在一堆稿纸和键盘上。那支跟了我多年的钢笔无声地横在一边,似乎有点多余,却又不肯离去;那堆散发着墨香味的稿纸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梦想和期待,在一个个子夜或凌晨,让一个灵魂在空格的寂寞里徘徊,而那寂寞也仿佛是长了翅膀的幽灵,从一个字到另一个字的爬行中,渐渐走向黎明。

我就是在这样的夜里,将一缕缕孤独的思绪缠进夜里,让它们融合、发酵,最后被敲打成键盘上的哒哒声,让寂寞找到了一种无法言说的快乐。

2

去卫生间冲澡的时候,我看到化妆台上,那些从来没有被我碰过一次的香水们,依旧寂寞地躺在角落里,上面已积满了灰尘。

香水似乎是与我无缘的过客,我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要把它带到家里。也许当初买它们的时候,只是一时冲动,想寻找一下那种化妆女人的感觉吧。但是,我不得不承认,一个人的秉性是与生俱来的,我所不喜欢的东西,即使拥有了,也只是一种摆设。

我是那种不喜欢香水脂粉的女人。在我的意识里,女人是不用施粉的花儿,本身就具备了花的特质,有着适合自己的色彩和香味,而如果一味地去修饰它,就会让它失去天性。我对那些把大量时间浪费在化妆上的做法感到不可思议,我甚至会认为那是对美丽的一种善意的亵渎。

我不喜欢香水脂粉,并不意味着我不喜欢女人使用那些东西。我喜欢漂亮的女人,喜欢那种把自己打扮得素雅端庄的女人。春夏秋冬,她们只使用一种香水,也不名贵,甚至很普通的那种,只是略微地在身上洒一点点,而给人的感觉便清清爽爽,淡淡雅雅。那种飘逸的气质则是任何浓妆艳抹的女人所无法比及的。我欣赏这种女人,她们知道一朵花的性情,注重内敛的美丽,懂得在骨子和灵魂里化妆,内在的香韵会让她们高雅的气质更加脱俗。

我喜欢把她们比作莲,雪白而凝乳般地肌肤,任何高级的修饰都会成为多余。我把这些女人归类为不会寂寞的女人,而常常把那些妖艳的女人当做花瓶里的花儿,被端放在温室里,没有自然阳光的青睐,没有清风细雨的抚慰,只有一堆脂粉陪伴着她们在寂寞中飘落。

我认为,香水于女人,有时是掩饰空虚的一种工具。因此,看着那些香水脂粉的东西,我感觉不到它们的美丽,反而感觉它们有点可怜,就像站在街头被冷落的女人,除了一堆空空的浊香味,剩下的就是俗气。

想到这些的时候,我决定把这些东西清理一下,我不愿意用这样的冷漠来惩罚它们的无辜。将这些东西放进垃圾筐的时候,我想,我拒绝香水,是否在拒绝一种空虚,拒绝一种寂寞呢?

3

清理完这些东西,我感觉有点疲惫,离天亮还有一点时间,然而,我却不想睡觉,我不知道我应该做些什么。环视室内,靠墙角的角柜上,那盒有着暗红色外壳的香烟,还静静地躺在那里。

学着抽一支烟吗?而我总觉得,烟是大多数男人的情人,与女人不应该产生关系的。也许有的女人会在寂寞的时候抽一支烟,而在我,抽烟不应该是女人的行为。我一直觉得,烟是男人成熟的标志,它被男人夹在指间会凭添一些沉稳、优雅的风度。而如果被女人夹在指间则会显得有些猥亵。

我不吸烟,也不知道烟的滋味,但是我认为,很多吸烟的女人,也许并不知道烟的滋味,她们抽烟,也许只是为了追求一种所谓的时尚,或者说是为了掩饰内心的空虚。因为,男人吸烟,往往是将烟吸进口里,经过肺肠的过滤后,再吐出来,那烟气里总有一种深沉的味道;而女人吸烟,则只是在鼻子里停留一会然后就冒出去,有些浮躁,有些轻飘。在我的潜意识里,抽烟对男人来说,是情感表达的一种沉默方式,而对于女人来说,只是寂寞时的一种刺激,它会熏伤这些女人的心肺,让她们失去女人身上固有的清柔的味道。

对于寂寞,用抽烟的方式来打发,对于一个写诗的男人来说,是可以的,那缭绕的烟绪或许会使他捕捉到一个女人的眉眼,触发一种写作的****,会让他在一个人的夜晚去想一个让他学会了寂寞的女人现在的情状,甚至会让他产生深呼吸想去亲吻一个女人,这时,那烟就如同一个女人一样让他一遍遍地吻着不愿放弃。

在我潜意识里,烟与生俱来就是为男人点燃的,而女人吸烟则是有伤风雅的。我可以接受一个女人用眉眼撩人的放荡的行为,却不能够接受一个女人翘起手指夹着香烟、眯着眼睛而口吐圈圈的姿势,尽管那姿势如何冷峻得几近高贵,但是我却从那烟味里看到了一颗被熏得焦黄、枯萎的心。

因此,当香烟借着壁灯闪烁着幽幽的光亮时,我宁可忍受寂寞,也不愿意去尝试点燃一根烟的滋味。

4

突然想起了酒。于是走到客厅,昨天没有喝完的那瓶红酒,还寂寞地站在茶几上的盘子里,旁边是一只玻璃杯,杯底还有昨晚留下的残迹。

我倒了一杯酒,独坐在沙发里,对着微微有些亮光的客厅自斟独酌,这夜便恍惚中有了一丝醉意。
我不拒绝酒,甚至我喜欢能喝一点酒的女人,而且我觉得女人喝酒未必非要在一些特定的场合,平时的三杯两盏淡酒,都会让女人显得更为生动、美丽一些,尤其在情绪不好的时候,女人借助一点酒味来迷醉自己,可以减少一种疼痛,还会让忧郁的心情生发出一种浪漫的情调。

我一直认为能喝点酒的女人是非常诗意而富有情调的,我主张女人喝红酒,红酒会让女人富有原始的魅力,如一朵盛开的野玫瑰,散发出浓烈的芳香,会醉倒许多蜂蝶。女人喝酒时,那姿态会带着含蓄,眼睛是多情的,犹如含着一层迷雾。她脸上泛起的红晕,会异常动人而富有激情,她的举止会多了一些豪爽的气概,会让人想到春天血红的桃花,八月火红的高粱,想到很多让人血液澎湃的力量。而此时的女人就是一种酒,用醇笃的芳香,激起人们对美的想象与渴望。

我欣赏会喝一点酒的女人,这样的女人懂得调节生活的情趣,懂得怎样去营造一种高雅的氛围。这样的女人往往有一种灵性,可以激起诗人无数潜藏的内力,使他们在笔下派生出许多美妙的诗句。

也许,喜欢写文字的人大都是寂寞的,而正是这些寂寞让人们学会了饮酒浇愁,也学会了在酒中排遣寂寞。这样思考的时候,我已经不知觉地又倒了一杯,就着夜色,一饮而进,夜便在眨眼之间过去了。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