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故事大全 > 感人故事 > 传承
推荐人: 来源: 美文阅读网 时间: 2018-12-09 06:29 阅读:
传承
  2008年,医院,万籁俱寂。

  已是副团长的王泽平在安静的病房内陪着病重的老爹,老爹今天看起来气色很好,只是突然问他想不想娘。王泽平愣了半晌,喃喃说:“咋不想?”爹又问他:“你还记得那天晚上吗?”

  1976年,唐山,深夜。8岁的王泽平起床撒尿,就在这一刹那,天地突然旋转,轰隆隆的好似在打雷,没等他反应过来,房屋如潮水般倾塌,“爹娘……”王泽平的喊声还未落,大地撕开了一条口子将他吞噬,生生将他活埋。

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王泽平勉强睁开眼,听着上面的声音越来越近:“拿钳子!一二三!”“咔”的钢筋崩断声响起,“别用镐了!下面可能有人,用手挖!一班先上,二班预备!轮流挖!”随着声音传过来,头顶上的石块开始松动,几双带血的手插进石缝猛地搬开,阳光终于洒了进来。

  “有人!卫生员快来输液!”再次睁开眼时,他看到了一群穿迷彩服的军人,还有满身是血的老爹。没意识的老爹多处骨折被医务兵抬走,又惊又吓的王泽平挂念老娘,哇哇大哭地去挖废墟,结果被一个老兵拦腰抱走:“娃莫闹!这里危险!”王泽平只好坐在一旁大哭。“哭什么!你是男子汉!将来要顶天立地的!”老兵训了他一句,突然又转过身问他饿不饿,两天粒米未进的小泽平下意识地点点头,老兵在挎包里掏出干粮和水壶递给他,转身去挖废墟。

  老娘被砸得已没了形状,小泽平坐在老娘身边,哭得撕心裂肺……此刻,爷俩都沉浸在多年前的悲伤回忆之中,还是老爹打破了沉默。父亲让王泽平回去,说部队的事多,自己没事。王泽平看看老爹的气色确实不错,于是起身离开了医院。

  次日下午,王泽平忽然接到了战备命令,说汶川那儿发生了强烈地震,他的心猛然沉了下去,自己所在的部队离汶川很远,如果灾情不重,根本用不到这支军队。

  上级考虑到王泽平父亲病重住院,建议他留下,他一口回绝:“老爷子最近很好,我必须去。”于是,他带领着大部队乘飞机赶到灾区,却得知道路被堵且大雾深重,无法空投兵力。王泽平着急得嘴角都起了泡。一天后,伞兵终于冒着生命危险安全空降进灾区。整队完毕后,王泽平扯着嗓子告诉部队:“救人!救出人后把吃的先给妇女和孩子!我们的后援部队马上就到!饿不死咱们!”

  “是!”队伍发出震天撼地的声音,战士们立刻操起装备游走在残垣断壁之上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装备越来越精进,战士们配备了液压钳和生命探测仪,这种仪器可以深透地面发现人类的生命迹象,实属震后救人的机械天使。

  突然,两个战士提着探测仪在一堆废墟下面传来电波。“报告团长,深度显示为一点三米。”“挖!就是一百三十米也得挖!”王泽平激动得语无伦次,摸起身边的铁镐开始撬动石块。战士纷纷过来帮忙,不多时巨石已被移开,液压钳“咔咔”剪断拦路的钢筋,紧接着又是一番锹镐轮下尘土飞扬,王泽平大喊一声:“停!人可能就在下面!用手挖!”

  喊出这句话后他突然意识到这场景似曾相识,只是当年自己在下面,而如今他已成为了当年的迷彩天使。王泽平双手飞快地刨着碎石沙土,战士们受到他的影响纷纷扔下工具,用手奋力地刨着废墟,当沙土渗出鲜血后,一个少年正紧闭着双眼,出现在下面。“卫生员!卫生员快来输液!”

  被救起的少年叫李斌,14岁,经过输液喝水包扎等简单治疗后,他扯着嗓子喊了声爹娘,便跑到塌陷的家园上面拼命地挖,王泽平嫌他碍事将他拖到一边,并警告他:“如果想让你父母早点脱离危险,别过来打扰我们!”

  李斌坐在废墟上禁不住仰天号啕,王泽平听着心酸,但话到嘴边却狠了起来:“哭什么哭!你是男子汉!将来要顶天立地的!”李斌吓了一跳,哭声变弱。王泽平忍住想掉出的眼泪,打开背囊拿出自己所有的食物和水递给他,他知道这个孩子肯定又饿又怕,只有吃饱喝足了,恐惧感才会减弱一些,就像当年的自己。

  只是李斌没有自己幸运,他的父母全部被砸在了房屋里面。战士们围着遗体深深鞠了三躬后,倔强的李斌借了战士的一把铁锹独自一人掩埋了自己的爹娘,很认真地把王泽平给他的食物摆放在坟前,哭累了便坐在坟前呆滞地看着已阴阳两隔的爹娘。王泽平告诉战士们,那些食物和水,就算咱们渴死饿死,也决不能去拿。

  救灾不像训练,强度的劳累和高压的情绪很快消耗掉了战士们的体力。整整一上午过去了,大部队还在打通连接外界和灾区的山路,而里面的部队早已筋疲力尽,浑身污垢。王泽平站直腰看着满目疮痍和气喘吁吁的战士,只好下令休息半小时补充能量。

  稍后,大部队终于开了进来,王泽平和战士们跟灾民一样,看到漫山遍野的迷彩,就好像在雾霾中看到了久违的太阳。

  一个月后,他带队返回,迎接他的有三件事,一是三等功,二是晋职团长,三是父亲病逝。护士把父亲口述的遗言整理成一封信:“那晚我就感觉到你母亲在叫我,我也作好准备去陪你母亲,所以想用最好的精神陪你最后几天,但是再也没有等到你来。他们说你去救灾了,孩子,一想到你救出百姓时的情景,我就想到咱爷俩重新活过的年月,在我走的时候你能留给我你最美的画面,爸爸很开心。”王泽平跪在父亲坟前,哭得很伤心。

  时间慢慢冲淡了一切。2014年,今天新兵入伍,团长王泽平去看望新兵,政委笑呵呵地问一些新兵当兵的目的,大多都是保家卫国、锻炼、考军校等主流答案,只有一个回答如鹤立鸡群突兀异常:“救人!”王泽平忍不住打量起这个新兵,竟然是李斌!“救人应该考医校,部队是打仗的地方。”政委还是笑呵呵地说。

  此时李斌也认出了王泽平,大吃一惊:“你就是救我的那个兵!”“对,我就是你的老兵。”王泽平也忍不住笑盈满面。班长正欲责怪李斌没有礼貌,王泽平摆摆手,并嘱咐道:“这肯定是个好兵苗子,好好培养。”

  “您……对他很了解?”班长迟疑道。“从某个角度讲,他就是年轻时的我。”王泽平答。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